张文宏:武汉疫情爆发时晚上睡不着 病毒防治难度或超人类估计

在3月27日举行的“病毒演变、进化、传播的基础研究与防治实践(从SARS到COVID-19)”研讨会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新冠肺炎上海专家治疗组高级专家组组长张文宏等都显露出对于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的关注。张文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与处在疫情防控“上半场”的很多欧美国家不同,中国已处于疫情防控“下半场”,本土病例很少,所以要更多重视无症状感染者。

“在每一次新发传染病来的时候,你们准备好了没有?”闻玉梅院士曾反复问我们这个问题。武汉在疫情爆发的时候,我们每个人晚上都睡不着,(想到)如果这个疫情今天不是发生在武汉,就发生在上海,你搞得定吗?如果是在上海,三千万人口(注:上海的常住人口加上流动人口)的城市封城了,里面的确诊人数可能是20万、30万人,会对中国产生什么影响?我们是不是准备好了,能不能把病毒能够挡在爆发之前?

今天李克强总理说到我们要重视无症状感染者。无症状感染是没有临床症状,病原学检测却呈阳性。这些人通过自己的免疫功能可以非常好地控制这个病毒,所以以年轻人为主的团队重症化很低。在现在上海100多例输入性病例里,我们做了系统性地观察,无症状病越来越多。第一阶段主要是应诊就诊,现在是主动筛查,所以一下子发现这么多无症状病人。上海又做对了一件事情,我们要求所有航空器落地后第一所有人都要通过检测,第二所有人进行了两周的隔离,你可能不是疫区来的,但在全球大流行下你有可能还在潜伏的状态。

这个病最后的消除还是要靠科技支撑,如果没有科技支撑,未来相当长时间内,我们的临床医生就会忙忙碌碌,永无停歇,因为随时会有无症状的病人造成社区的传播,造成流行。我们不愿意做“救火队员”,希望实现在科技支撑下的精准防控,把这个病彻底的控制住。

未来怎么样很难预估。这个病毒我认为是人类历史上最难治的病毒之一,埃博拉病毒虽然凶残但是走不远,停留在非洲;像流感爆发很厉害但症状很轻,可以置之不理;像SARS很重但传播力不强,新冠肺炎正好介于当中。这个病毒的困难度可能会超出人类的估计。

“病毒演变、进化、传播的基础研究与防治实践(从SARS到COVID-19)”研讨会由上海市科协生物医药专业委员会主办,上海市科协生命科学学会联盟、市微生物学会、市预防医学会、市细胞生物学学会、上海科技发展基金会承办,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支持。研讨会特邀曾在SARS一线开展研究并取得了卓越成效的、长期从事病毒基础研究和相应疫苗研发的,以及当前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救治一线多位重量级嘉宾从多学科、多角度探讨新冠病毒和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工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